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位置: 远途网 >> 新闻文章 >> 户外 >> 图片新闻 >> 正文
九月川藏线之七:巴松措的魔幻晨曦
来源:远途网   更新时间:2014-10-21 12:51:17

进了巴松措景区,车沿湖开了好一段路,到达结巴村的占堆家庭旅馆。也许是受旅游经济冲击的影响,结巴村各户人家的经济状况有较大差异,在建筑上明显体现出来。有钱人家从屋楣、梁坊到立柱,都有花朵、神兽或宗教等题材的许多种纹饰,色彩也很丰富。最夸张的是院门,用柱子通过层层斗拱支撑起一个豪华、夸张的门檐,很给主人家长脸。没钱人家的房子只有少量简单的彩饰,院门草草用些木头搭构,或者干脆连院门都没有。村里不少人家的墙头爬满藤蔓植物,或红或黄的小花成片热闹地开着。这里也喜欢在半米高的石头围墙上再用木柴垒成柴墙,节省了存放木柴的空间,又节约了建墙的耗费。下层的木柴还是棕红色的,上层的木柴久经风雨变成了黑色。村中竖着不少大旗杆,飘着长长的带五色布条缝边的白色风马旗。

女主人忙着用斧头劈柴为我们准备晚餐。我们穿过村子和田野,打算去巴松措的湖边。这里到处散养着藏香猪。藏香猪是一种比较胆小的动物,往往相互拥挤着畏缩在墙角或路边,不敢与人直视,要待行人走过方敢探头。田野里的藏香猪,更是不待人接近就远远逃遁。别看它们腿短,一般人很难追得上它们。不知道藏人想开荤时要如何将它们诱捕。

来到湖边,湖畔尽是乱石枯枝。越过清洌的湖水,在浓云密布的天空下面,几座白头雪山肃穆地安坐着。我们来的季节还是早了一些,山上的树林仍以翠绿色为主,夹杂着少许的金黄。随着风起云动,天上渐渐露出一块蔚蓝,湖面上也显示出雪山的倒影。在几百米外的一处湖畔,不少高高低低的白色经旗,迎着寒风,寂寞地挺立着。

时已晚秋,青稞已经收割干净,田里长满杂草。不少枯黄的青稞杆被堆积在大树的半腰,牦牛咬不到的位置,备做牲畜过冬的食物。在回去的路上,天上的白云已经被风扫荡了大半,大片的蓝天慢慢显露出来。忽然,金灿灿的阳光洒遍了田野,萧索的田野一下子显示出勃勃的生机。高大的松树在田地里上拉出长长的黑影,不少牦牛、黄牛在田野里自在地吃草。一位藏族妇女轻轻抚摸着一头花色斑驳的小牦牛的头,小牦牛温顺地靠在主人的身边。

 

继甲居藏寨和米堆村之后,在结巴村的第三次藏家饭也给了我们很美味的享用。尤其是女主人亲自烹制的藏香猪肉,让众人赞不绝口,又多添了两盘。饭后在一块娱乐,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滑头的藏族司机老何骨子里非常腼腆,一有女人要与他稍有亲昵——搂个脖子什么的,就把他吓得逃出门外,引发众人大笑不已。入睡后,据说村里一夜犬吠,吵得不少人难以入眠。我却什么也没有听见。

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起床。其它人还在洗潄,我先行一步,独自爬上半山腰的观景台。天渐渐明亮,村子、田野和湖水逐渐从黑暗中浮起。村里不少人家用上了红色、蓝色或绿色的彩钢屋面,散落在灰黑的木板瓦当中,颇为刺眼。天上浓云密布,一些白云在群山间飘荡。终于,东方群峰之间有一块云朵燃烧了起来。就象野火燎原般,整面天空的乌云都跟着熊熊燃烧。野火越燃越旺,连雪山都升起粉红色的烟尘,眼看就要被引燃。转眼间,除了东方最初亮起的那一块日出之处的天空越来越灿烂外,其它的云朵都黯淡了下去。天空和湖水俱为一片青光。天大亮了。

观景台上的人也多了。云层太厚,看不见初升的红日。我下了山。一群乌鸦从屋顶和墙垛上掠过。不少人家已经燃起了桑烟。白色的烟雾滚滚而上,有一股很好闻的松烟香味。有一对藏族夫妇赶着一群牦牛出村。男人戴着圆顶小毡帽,身穿圆领无袖的“古休”,衣着很有工布区域特色。在田野里,有一个藏族妇女在忙着给牦牛挤奶,大大的铁桶里装满了浓稠的白色鲜奶。

我来到湖边,走到那一大块经旗所在的位置。有不少经旗歪歪斜斜地植于水中,象是硝烟散尽的古战场。在旗子之间连系着红、白、蓝、黄、绿的五色经幡。五色分别象征着红日、白云、蓝天、黄土和绿草,是藏民生活中最常见的五种大自然的颜色。在晨曦的微光中,湖水清晰地将经幡、经旗、蓝天和朵朵的白云都倒印出来。一正一反两个世界通过巴松措的湖水同时呈现于我的眼前,微微晃动的旗子似乎在召唤着来世今生,周遭安静得略显一丝诡异。这一切给人以一种非常魔幻的感觉。

我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上,发呆了半响。看着白云滚滚而来、压压而去。看着湖水面上那不知为何晃起的一圈圈涟渏。看着雪山在湖底缓缓起身又悄悄隐退。看着沙鸥轻快地掠过水面……

 

回村子吃完早餐,前往巴松措的湖心岛。还在栈桥上走,就听得岛上锣鼓震天。飞步跑去,原来是央视正在拍摄当地的一种跳大神习俗。一个中年壮男站在正中央,他头戴工布帽,身穿袖口和裙摆镶着虎皮的黄袍,双手对敲两面锣,指引其它七个年轻男子围着他舞蹈。这七个年轻帅哥,头上竖着根长鞭,帽后垂着各色彩布,额前顶着凶相面具,身上穿着套头锦衣,腰下围着虎豹皮的裙子,一手持鼓一手持槌,边敲边跳。他们或者两两相对,如牦牛顶牛般互相瞪视,或者忽散忽聚,如牛群般分散觅食又聚集御险。他们个个脚蹬朝天靴,把地板跺得震天响,雄壮有力,充满阳刚之气。据说这一种舞蹈是为了庆贺丰收,但我没看出有多少喜庆的气息,反而觉得有些耀武扬威或者祭祀神灵的含意在里头。

看完表演,我们去看岛上的千年古寺“错宗工巴寺”。这座古寺建于唐代末年,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属于红教(藏传佛教宁玛派),有着很深的印度教影响。寺外的台阶两边分别是用白桦树制成的明显表现男阳与女阴的人体下半身。寺门边有形似林伽的立于圆盘上的石柱。寺门上方有一排怪兽。居中的是正在食蛇的金翅鸟,其余的都是狮子。寺内主供莲花金刚。要知道,莲花生可是印度人,正是他把极具印度教色彩的密宗传入西藏,并且创立了红教。莲花生有一幅极具标志性的小胡子,很好辨识。在这座寺庙里,连释伽牟尼也只能屈居二线,与四臂观音、工布江达保护神同列。寺后有不少千年古树,比较奇特的“桃抱松”,是一棵桃树和一颗松树缠绕在一块的连理树。看来连古树也沾染上了生殖崇拜的古风。

  • 上一篇:蜂鸟鹰蛾“戏花”(组图)
  • 下一篇:没有了
  • 北京总部: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世纪经贸大厦B座2208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互联网所发,如有侵权,三个工作日内处理,未经授权不得禁止复制及建立镜像
    投诉邮箱:codrccb15@foxmail.com © 2014 远途网 All rights reserved